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重生之权臣的小娇包

正文   第3章 陷害 

书名:重生之权臣的小娇包   作者:也曾  本章字数:2182  更新时间:2021年05月08日 15:37

 

   “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陆允宁被她盯的毛骨悚然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陆允棠轻笑了一声,回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语气冷淡道:“二姐对我的事可真是上心。”

  陆允宁感觉到了一丝怪异,她这个蠢妹妹以前对她可不是这种态度,顿时她心里有些不快,可想到自己的计划,便只好按捺住,堆起笑容走到陆允棠身后,拿起桌上的梳子,亲自为她梳着发髻。

  “你可是我的妹妹,我不对你的事上心,还能对谁的事上心呢?”陆允宁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,笑吟吟地道。

  陆允棠瞧着她惺惺作态的模样,心里作呕,抬手挥开她要替自己挽发髻的手,陆允宁拿着羊角梳一愣,似乎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起了疑心。

  陆允棠透过铜镜瞥见了她怀疑的眼神,身子僵了僵,随即装作生气地模样,哼道:“二姐姐若真是疼我,对我上心,怎的不帮我,还在这同我说什么风凉话,我看二姐姐今日就是来看我笑话的!”

  说着,她将陆允宁给自己挽的发髻散开,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使,哼道:“丹秋,你来给我梳发髻,我可不敢劳烦二姐姐。”

  陆允宁松了口气,只当她是赌气,笑道:“好了,我这不是来帮你了吗?”

  说着,她催促丹秋道:“你快着些,一会我与三妹还有事要说呢!”

  丹秋也不过十四五岁,打小就被送来做了陆允棠的贴身女使。虽说二房三房的小姐与公子同他们长房的小姐走的亲近是好事。可她总觉得他们对三小姐的好不像是真的好,倒像是别有用心。可眼见着三小姐如此信任他们,她又不敢多嘴说什么。

  丹秋侍奉陆允棠梳了妆容,换好了罗裙,便被陆允宁赶了出去。

  四下无人,陆允宁这才放了心,兴致勃勃道:“三妹妹,可别说二姐这次不帮你。现在正值料峭春寒,外头的水寒凉,待会我让人支开府里的下人,你去寻那个姓李的,假意与他起了争执,然后失足落水。”

  “到时你只管呼救,我让人来救你起来,再寻了老夫人他们来,你便说是姓李的小子故意推你下水,老夫人心疼你,自然不会让他们母子进门了!”

  陆允棠再一次听到这番话,全然是两种心境。她看着陆允宁温柔热情的面容下掩藏着的算计,如坠冰窟一般从头凉到了脚。

  她们明明是血脉至亲,可是她没有想到,从始至终,陆允宁都是在算计她!

  李时卿在她死前说的那句话,恐怕说的就是这些表面和善,令她信任至极,可却背过身来又能捅她一刀的人吧。

  二房,三房都不是老夫人所出,表面上一家和气,如今看来,背后不知多少谋求算计。

  二叔父与三叔父在仕途上都没有什么大的前程,而他们长房,父亲又只有她这一个嫡女,并无其他子嗣。若是突然父亲多了个养子,那对二房三房来说,他们可就难对付了!

  怪不得他们一直怂恿着她去对付李时卿母子,自己却撇个干净。

  陆允棠发誓不会再让他们得逞,前世的仇怨要一点一点讨回来。所以她不能贸然推脱掉陆允宁的提议,她还得照做才行。

  “二姐这个提议甚好。”陆允棠扬起稚嫩地脸朝着陆允宁笑了笑:“若是事情成了,那姻姻可得好好酬谢二姐一番了。”

  陆允宁见她一口答应,松了口气,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,面上却不动声色,催促着她赶紧出门。

  二人出了屋子,丹秋就候在廊下,见他们要出去,连忙上前要跟着陆允棠。

  陆允宁脚步一顿,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,语气不快道:“你还跟着做什么?还不去催催小厨房,给你们家小姐熬些去风寒的药。”

  昨夜陆允棠知道这消息后,在祠堂抱着亡母的灵位哭了一夜,本就有些着了风寒。只是她不喜药味,又不肯进食,加上今日那对母子进门,一时间还真无人顾得上她。

  丹秋看了陆允棠一眼,陆允棠朝她点了点头,“去吧。”

  前世这小丫头为了护着她,被萧乾钰活活打死,可她的嫡亲的堂姐,却将她推上了断头台。

  还真是可笑!

  陆允宁见她又在发呆,扯了她一把,催促道:“快走吧,别耽搁了。”

  陆允棠忽然反手握住她的手,陆允宁回头看向她,皱着眉头刚要说话,便见陆允棠极其认真地说:“二姐,你一定要快点来救我啊!”

  陆允宁只当她是怕了,在心底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敷衍道:“行了,我知道,快走吧!”

  很快她与陆允宁在小花园分开,她继续往园子旁的水榭走去。

  这一路上,陆允棠仿佛丢了魂魄一样,脚下都有几分踉跄。她心里很复杂,有重逢的喜悦,也有害怕。

  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那个清冷孤傲的少年。

  毕竟当年她多次陷害过他,折辱过他,让他的母亲含怨而死!

  落水一事,让李时卿背上了忘恩负义的名声。

  老夫人极心疼她,对李时卿罚的极重。当时虽冬末春初,可池里的水却冷的扎骨头。老夫人怨恨他伤了自己,命他泡在冰冷的池水中整整一日一夜。

  而她,却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曾说过,更不曾去看过一眼。

  若不是她诬陷李时卿,他也不会伤了肺腑,更不会没了母亲。

  恍惚间,她已经独自走上了水榭上八角亭中,在她不曾察觉下,竟然撞到了李时卿的后背。

  她疼的捂住鼻子,急忙后退了半步,险些跌倒,李时卿转过身来,下意识揽住她,待他看清楚来人,顿时冷下脸放开她,不耐烦道: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  陆允棠看着李时卿虽显稚嫩,却已显的锋芒的俊容,忽然间心头感慨万千。

  她当初到底是瞎了那只眼,才会跟他作对。若非如此,她也不至于落到那般田地。这辈子,她一定要抱好他的大腿,只有他才是真命天子,能够保全她的至亲。

  这一世,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!

  陆允棠知道她的二姐就躲在暗处看着,顾不得跟李时卿多说,便朝他扑打了过去,口中大声嚷嚷道:“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!” 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