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重生之最强大帝

正文   第1章 雪中行

书名:重生之最强大帝   作者:情如玉壶冰  本章字数:2466  更新时间:2017年02月13日 20:58

  寒风萧萧,飞雪飘零。

  漫漫长路,七八辆马车的队伍正在踏雪而行。

  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缀在车队后面,沉默独行,冷漠的眼神坚毅执着,黑寂的瞳眸透着一屡忧伤。

  他,边幅凌乱,长发散披于肩,身上的单衣早已被风雪浸湿透。

  右手拎着一柄钢刀,左手抱着一个黑色的包裹,紧紧的揣在怀里,视若珍宝。

  雪,愈来愈大。

  “大小姐,这雪恐怕一时半刻停不下来,咱们得尽早找地方宿营。骡马冻坏了,咱们这趟货物恐怕就跟不上日子。”披着狼皮大衣的管事抖了抖皮帽子上的雪,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  “王伯,让大伙都打起精神来,翻过去这座山头,咱们就扎营休息。上次来的时候,我记得那里有几间破房子,遮风挡雪没问题。”

  大小姐裹了裹火红色的裘皮大衣,抬头看着渐渐昏暗的天色,眉头轻蹙。

  今年的雪比往年早了一个月,才十一月就开始飘雪了。

  这是年内最后一趟货。只要把这趟货物运到金水城的商铺,就可以回去等着过年了。

  刘青青,刘家大小姐,天资过人,年仅十八岁,已步入先天境界,乃是龙岗城内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强者。

  先天境界,是修仙问道的门槛。已开始吸纳天地灵气,可以说已脱离了普通武者层次。

  今年,刘青青接替她父亲,独立押运货物,往返金水城和龙岗城之间。

  这是第三次押送,轻车熟路。

  她走了几步后,回头看着远远跟在车队后面的男子,美眸中闪出一丝复杂之情,憎恨中带着一丝怜悯。

  大雪中,那人的单衣早已冻成了冰凉。

  王伯顺着大小姐的目光回头望了一眼,摇头感慨:“造化弄人啊!陈奇漠这孩子也是个可怜人那!老天爷让他昏睡了九年,错过了太多。”

  “哼!整整九年啊!”

  刘青青愤愤不平:“想想这九年,萧姨是怎么过的!都是被他拖累,才心神耗尽过世的。”

  王伯摇头,叹了口气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再苦再累,哪有父母舍得放弃自己儿子的?何况当时那小子有呼吸,并没有真正死去。不过老天开眼,最终让陈小子醒了,还见了她老娘最后一面。”

  刘青青对陈奇漠憎恨,源自于萧岚的死。

  她自幼丧母,曾几何时就把幼时的奶娘萧岚当成自己亲娘,孺慕之情深沉久矣。

  每次看到箫姨辛辛苦苦,一丝不苟的照顾那昏睡的傻子,心里都会涌出一种难言的嫉妒,甚至是愤怒,仿佛是那傻子分走了她的母爱。

  如今萧姨过世,她对陈奇漠的心更是复杂难言,既有痛恨,又有悲悯,还有一丝隐约的要替萧姨照顾儿子的责任感。

  “王伯,让人给他送件皮毛大衣吧。”

  刘青青说完,转身大步向前走去。

  “好嘞。”

  王伯一听,高兴的连忙应下,早等这一声吩咐了。

  大小姐不发话,他可不敢随意做主。

  大小姐讨厌陈小子,众人都看得出来,哪里敢和她对着干。

  王伯大声呼喝:“大伙都打起精神来,过了山头就扎营休息了!”

  一个伙计送来皮毛大衣,陈奇漠却没有穿在身上,而是小心翼翼的将黑色包裹再次包了一层,生怕被雪水浸湿了。

  寒风呼啸,大雪变成了暴雪。

  傍晚时分,车队终于翻过山头,抵达山脚下的四间破旧房屋。

  伙计们忙着牵引驮马,清扫屋子,在中间的屋子里生了两堆火。十三个伙计围着一个火堆,刘青青,王管事围着另一堆火。

  众人烤着火,啃着干粮,笑侃着生活琐事。

  进门后,陈奇漠找了个墙角,将皮毛大衣铺在地上,黑色的包裹放置在其上面,啃食完干粮后,默默的盘膝打坐,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  “哼!”

  刘青青盯着陈奇漠,冷哼一声,心生不岔。

  每次看到这个冷漠的家伙,都忍不住想要发火。

  自从萧姨去世,都没见这小子流过泪,何等的铁石心肠!

  真是狼心狗肺!

  陈奇漠心神入定,呼吸吐纳,修炼内力。

  刘青青的不屑一顾,横眉冷对,他视若未闻。

  老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他一个特种部队格斗训练的总教官,竟然被卷入雷暴漩涡中,再次醒来时,周围的一切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。

  没有熟悉的战友,也没有了繁华的都市。

  不仅变成了一个僵卧在一张破床的九岁少年‘植物人’,还身处一个陌生的古代世界。

  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意识却能清楚的感知的周围一切,一直持续了九年之久!

  若不是前世养成的坚韧意志,恐怕整个人早就崩溃了。

  九年里,身体和灵魂终于渐渐的融合,甚至还发生了奇异的变化,除了沉睡不醒外,几乎和正常人身体没啥两样。

  这也是支撑着萧岚努力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。

  九年里,陈奇漠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琐事都是有萧岚一手照看,可谓是尽心尽力。

  前世的他是个孤儿,自幼四处乞讨流浪,受尽磨难,尝遍世情冷暖,心性早熟。有着远超普通人的敏感之心,对于来自他人的善恶之念,分外敏感。

  来自这个陌生女人的善念和爱,他感觉到甚至超越了前世的师父。

  前世,他十岁时遇到形意拳宗师王枯荣,人生彻底转变。

  在师父的坚持下,参军入伍。

  从此,成为了国家手中的利刃,敌人眼中的血腥屠夫,冷酷的杀戮机器。

  由于意志坚定,天赋高超,拳法精进迅猛,二十五岁时就已成了化劲宗师。

  谁知天意弄人,竟意外的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。

  但他却没有感到后悔,甚至僵卧病床九年,也都毫无怨念。

  因为在这个世界里,他遇到了前世根本不曾感受过的‘母爱’。

  九年里,这个陌生的‘娘’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,彻底暖热了他前世今生冰凉、冷漠的心。

  九年昏睡,天见尤怜,奇迹终显。

  陈奇漠终于‘苏醒’了,且‘苏醒’后不到三天,就能下床行走。

  此时,萧岚却病倒了。

  儿子苏醒,萧岚终日紧绷的心神彻底松散,油尽灯枯的身体随之而垮,一病不起,没几天就去世。临终前唯一未了遗愿,就是九年前丢失的小女儿陈奇钰,是生是死都不知道。

  不是亲娘,胜似亲娘!

  萧岚九年深深的母爱,让陈奇谟彻底认可了这个娘。

  老娘的去世,对他打击很大,悲痛藏于心,一个多月以来都是沉默寡言。

  他心中立志,一定要帮老娘完成心愿,尽全力找到那个未曾谋面‘妹妹’,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去呵护照顾。

  一路行来,话语极少,对人态度也很淡漠,大多时间都是沉默的跟在车队后面。

  陈奇漠身躯高大挺拔,相貌俊朗,虽然沉默寡言,却并没有外人想象的痴傻。

  只是这一切都被邋遢的外表所掩盖了。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